人类具有一种深层的心理机制,叫“目标反馈系统”。通过“目标反馈系统”人类建立了非常复杂的感受系统,通过环境的各种反馈调整、迭代和优化自己的动作。在反馈不明确的情况下,现实生活是非常不美好的。我想变得更加美丽、我想减肥等等,都得不到具体的反馈。所以我们往往丧失了努力的热情,不喜欢现实的世界。怎么改进呢?方法很简单,就是把反馈传达给每个人。

再来看,心流是怎么建立的?其实是一种平衡——挑战和熟悉的技艺之间的平衡。如果挑战太难,我们就会进入一种情绪,叫焦虑;如果挑战太容易,我们就会进入一种情绪,叫无聊。处于焦虑和无聊之间,就容易进入心流状态。

马克斯·韦伯说过一句话:“人类就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。”

人类世界一直是这样的,如果有人创造了比较领先的意义世界,真实世界就会赶上去。

游戏之所以吸引人,就在于它里面有很多人格化的东西,比如编织意义之网,小剂量、高频次刺激,不确定的惊喜,社群中的荣誉感等等,可以对我们在虚拟世界中的每一个动作做出最迅捷、最丰富的反馈,让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爽一把。这些背后的东西才是把人牢牢黏住的原因,而不是游戏本身。换言之,不是游戏让人上瘾,而是这些因网络而生的人性需求令人着迷,游戏只是恰好满足这些需求的一种方便的渠道而已。

我们不会变成游戏中的人,真实世界会被游戏改变。这个变化过程和融合过程是怎样发生的呢?其实就是把游戏世界里迅捷、快速而绵密的反馈机制移植到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来。以满足成人内心的儿童本性以及遁入游戏来逃避现实的强大欲望。但全部游戏的最终结局,就是人在其中丧失自我,而成为一个虚拟的存在,游戏是消解人的本质的重要手法。而下一轮游戏发明的主题,也许将围绕电子赌博来产生。人类解放欲望并创造出全新的科技文明,更由于放纵这种欲望和智力而受到诅咒,加速毁灭的进程。这一悲剧性的命运,已被先知们千万次地书写在史诗小说,电影和启示录里,消费大众对此无所畏惧,他们在为创新和技术进步而狂欢,并把乔布斯这个偷尝上帝苹果的商人送上粉丝簇拥的高大神坛。